中国城乡环卫网

垃圾分类变局下,垃圾焚烧企业有何新动向?业内:关注前端收运

自今年年初以来,有关垃圾焚烧行业的话题就热度不减,业界?#29615;?#38754;担忧垃圾焚烧发电补贴退坡,另?#29615;?#38754;关注垃圾分类对行业有何影响。

11月7日,由中国产业发展促进会、国际能源署(IEA)联合主办,生物质能产业促进会承办的“2019全球生物质能创新发展高峰论坛”上,中节能咨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袁宝荣表示,“十四五”期间,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应用规模将?#20013;?#22686;长。而光大环保(中国)有限公司总裁胡延国则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因为垃圾焚烧具有三个属性,基础设施属性、环保属性、还有民生属性,将来垃圾焚烧发电补贴退坡以后,地方政府肯定会有补贴。

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应用规模?#20013;?#22686;长

“生物质能不同于太阳能?#22836;?#30005;等可再生能源。和可再生能源相比,生物质能最显著的特点(就是)不管是哪一种利用方式,最终都要受生物?#39318;?#28304;量的制约,也就是生物?#39318;?#28304;?#30446;?#33719;得量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最关键的瓶颈。”袁宝荣在会上指出,生活垃圾作为生物?#39318;?#28304;中的一种,会随着我国人口的增加和城镇化率的提升,使得总的生产量逐年增加。袁宝荣预计,下一个阶段垃圾焚烧发电的发展将会有比较大?#30446;?#38388;。

实际上,作为国内生活垃圾处理最主流的方式,近年来,垃圾焚烧发电发展迅猛。2006年国家发改委将垃圾焚烧发电纳入生物质能发电范畴,自此垃圾发电开始享受可再生能源补贴。补贴引入后,垃圾焚烧的收入主要源自两大支柱:垃圾处理?#24310;?#22403;圾焚烧发电的上网电费收入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财政部公布的相关文件,垃圾焚烧发电补贴或将渐次退坡。在?#29615;?#25991;件中,财政部提到“?#29615;?#38754;,我们拟对已有项目?#26377;?#29616;有补贴政策;另?#29615;?#38754;,考虑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效率低、生态效益欠佳等情况,将逐步减少新增项目纳入补贴范围的比例,引导通过垃圾处理费等市场化方式对垃圾焚烧发电产业予以支持”。

胡延国认为,垃圾焚烧发电补贴退坡是挑战之一,对此,?#29615;?#38754;企业要优化、提升垃圾焚烧?#38469;酰?#21478;?#29615;?#38754;,因为垃圾焚烧具有三个属性,基础设施属性、环保属性、还有一个民生属性,将来垃圾发电补贴退坡以后,地方政府肯定会有补贴。

而袁宝荣指出,未来垃圾焚烧发电仍有一个大的发展空间。根据垃圾焚烧发电产业发展报告规划的垃圾焚烧发电两?#38454;?#30340;发展路线图,“第一步”垃圾焚烧发电到2025年将形成四千亿元的规模现代化产业,垃圾焚烧发电处理量达2.6亿吨,相比“十三五”的1.3亿?#22336;?#19968;倍。而第二步到2035年垃圾焚烧发电处理量是4.1亿吨,形成六千亿规模的现代化产业,年均新增装机约70万千瓦。“这个结果不一定非常准确,但是大概的发展方向是?#25442;?#38169;的。”袁宝荣说。

末端处理企业布局前端市场

实际上,影响末端焚烧企业的不仅仅是垃圾焚烧发电补贴,随着垃圾分类政策的实施,越来越多的末端处理企业开始向前端布局。

垃圾焚烧龙头企业光大国际在今年5月便宣布集团通过注资4500万元获得山东趣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山东趣享)90%股权,正式进军垃圾分类及资源回收领域。

而在论坛上,胡延国也介绍了欧美地区生活垃圾发电的商务模式,表达了对前端收运业务的关注。“我们了解了像惠民、卡万塔(等)几个发电企业和垃圾收运企业,他们的模式构成总结下来有几点,第一个就是垃圾收运市场的市场化,像惠民之前拥有很多垃圾焚烧发电企业,包括美国当时第二大的垃圾发电企业,之后逐步剥离了,为?#35009;?#21093;离呢?因为它感觉到垃圾焚烧发电在现在的市场化环境下盈利和贡?#33258;?#26469;越小,而它更加专注于垃圾收运前端。”胡延国表示,以美国卡万塔纽瓦克垃圾焚烧发电厂为例,该项目垃圾处理服务费为每吨垃圾70美金,电费为每兆瓦15美金。

此外,胡延国指出,随着中国垃圾分类政策的实施,大家现在都在探讨企业进入的商业模式,而要建立这种商业模式前端一定要有付费机制,美国就是谁产生谁付费,这是它的商务基础。“中国能不能走到这一步?公民的自觉、文明行为的培养就有了法律和商务基础,这个时间比较长,但这也是我们很期待的,这是美国收运方面给我们的借鉴。”胡延国说。

生物质能发电仍面诸多挑战

尽管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近年来发展迅猛,但目前也面对着诸多挑战。胡延国指出随着环境保护的力度逐步加大,垃圾焚烧厂也将面临执行最严格的环境保护政策,建立最高效的能源利用制度等要求。

“实际上这两点要求我们对下一步的发展进行思考。我们的能源是不是高效利用了?包括排污许可证制度,很多地方还要收排污费。(而)焚烧厂是排污企业还是减污企业?#31354;?#20010;界限我们是模糊的,用?#35009;?#30028;限判断是排污还是减污,是以硫化物还是以氮化物判别?”胡延国表示。

此外,包括农林生物质、垃圾、沼气发电在内的生物质能发电并没有像预期所设想的那样亮眼。

对此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原清华大学副校长倪维斗表示:“生物质能在中国已经发展了很长时间,但?#36739;?#22312;为止还没有得到一个充分的发展。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生物质能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‘身份’。”

曾担任原农业部科技司司长,中国农业大学生物?#20351;?#31243;中心教授程序对此也表示:“生物质能的绝对用量非常大,在可再生能源当中,将占到?#35805;?#30340;份量,是一个‘被忽视的巨人’。正是政策定位的不明确,导致了生物质能发展不尽如人意。”(每日经济新闻)


亚马逊的秘密电子游戏
今日股票个股行情 广西快乐双彩好期开奖结果 大仙一头一尾免费料 二手麻将机多少钱 广东省福利*36选7 qq麻将游戏 今日选四天天彩开奖 东北麻将打夹胡技巧 福建体育彩票31选7今天 哪里能玩德州麻将 云南11选5100期走势图 幸运赛车中奖技巧 哈灵江苏麻将下载 幸运pk10玩法技巧5码 股票配资排名-选杨方配资靠谱 下载大唐麻将手机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