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城乡环卫网

2019多家环保民企“易主?#20445;?#26159;形势所迫还是大势所趋?

近日,?#25910;?#19982;身在南京的朋友闲聊,他说:“女友考进国内某知名大学环境学院博士,不得已辞职陪她北漂。”

闲谈之中提到就业问题,由于他是环保工程师出身,凭技术吃饭,好工作自然少不了,面对两家环保企业入职offer,一个是背靠财团的民企,另一个是北京某土著国企,即便民企工资待遇相对丰厚,他还是不假思索选择国企,他说原因很简单,“国企比民企抗压能力强,也更安稳。”

这本是个人职业选择的问题,却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近两年环保民企在经济调整期所处的生存境地,不仅中小型环保民营企业,面临着融资?#36873;?#34701;?#20351;蟆?#36164;金短缺、应收账款高企等经营困难,还有一些,前几年发展不错的,表面看着很光鲜大型知名上市民企,如东方园林、神雾环保、*ST凯迪、盛运环保等,?#36130;?#39057;爆出资金链断?#36873;?#35009;员欠薪等不利消息。

从入股到入主,今年国资“接盘”民企再?#36843;?#28526;

近两年,为了好好活下去及活得更好,有的环保民企变得更加务实,不再一味跑马圈地,而是更加注重优质项目筛选,调低经营目标;也有的民企选择瘦身,缩减经营性开支,砍断经营不善的业务,专注精力攻克盈利板块;还有的民企,如业内熟知的东方园林、碧水源、清新环?#36710;齲?#36827;行股权变更,甚?#38142;?#22987;人不得不将努力多年的?#38590;?#25329;手让人”退居二线,引入国资入主,主动寻求“输血?#34180;?/span>

市场寒冬比想象中来得更快、更?#22303;遙?#20174;2018年上半年东方园?#22336;?#20538;失利?#26377;两瘢?#24773;况并未好转,进入2019年,环保民企“变身?#20445;?#22269;资驰援行动?#20013;?#36827;行。

3月,启迪环境发布公告称,其间接控股股东出现股权变更——雄安新区管委会、中国雄安集团有限公司将与清华控股并列成为启迪控股第一大股东;

5月,清新环境发生实控人变更,四川地方国资四川发展入主成为第一大股东,创始人、原控股股东张开元旗下公?#23601;?#23621;第二大股东。

6月,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?#23478;?6.3亿元收购锦江环境29.79%股份,收购完成后,浙能集团将成为锦江环?#36710;?#26368;大股东。

7月,继2018年末公司实?#22763;刂迫?#20309;巧女转让部分股权之后,7月30日,东方园林(002310)引入国?#20351;?#19996;消息终于落下帷幕,通过一系列动作,东方园林将正式成为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旗下控股企业。

7月,碧水源公告与中国城乡控股集团(中交集团全?#39318;?#20844;司)完成过户登记?#20013;?中国城乡正式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(占比10.12%)。

.....

其实,国资入股民营上市企业,寻求战?#38498;?#20316;,在环保领域,早已不足为奇,但是今年的热度、速度及影响远超往年,甚至有媒体预?#34218;?#19979;来有可能引发“蝴蝶效应?#34180;?/span>

从入股到入主,今年国资“接盘”民企为何再?#36843;瘸保?/span>

有专家表示:其一,与之前的技术和装备“小打小闹”合作不同,这次国资入股民企的程度更深、参与更多,不少企业都涉及到大股东的易主或管理权的变更,后期的经营方式和经营理念也有可能发生改变,对环保产业的影响毋庸置疑;其二,今年国资瞄准的对象、民企股权发生变更的,?#28909;?#19996;方园林、启迪环境、碧水源等,都是业内名气很大、经营风生水起的上市民营企业,这些企业一定程度上引领和代表着行业发展的风向标,它们所带来的的“逆向混改?#34180;ⅰ?#22269;资进场收割”等影响很容易?#29615;?#22823;,成为行业关注的话题。

虽然每家企业引进国资的战略考量各有差异,但受形势所逼,背后折射出的生存艰难境遇?#23478;?#26679;。众多周知,近两年,受政府去杠杆、融资环境普遍恶化、PPP整顿的大形势下,不少民企难以独善其身,融资受挫、银行断贷,腰包突然“捉襟见肘?#34180;?/span>

不少业内人士表示,眼下,环保民企“卖身”国资“接盘?#20445;?#21363;是形势所迫也是大势所趋。

多种因素叠加,形势所迫?

首先,先弄明白形势所迫与大势所趋的区别。

形势所迫,简单的说就是势的方向不同,好比你被人围住了,这种形势下即便别人都同情你,你也被迫向围你的人求饶,因为你势单力薄,无法与其抗衡,只能祈求他们施以援手救你出困局。

大势所趋,本质就不一样了,通俗点说就是所有人都认可的、都向往的、是潮流的方向。

说白了,一个是客观的,一个是主观的,三国统一即为大势所趋,刘表被围城攻打就是形势所逼。

国资驰援上市环境民营企业,尤其是涉及到股权变更,多为形势所迫。

去年8月,东方园林原实控人何巧女跟央行行长的对话,火爆朋友圈,虽说一句戏言,但也道出民营企业缺钱的心声。她说:“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,如果易行长给我批?#23478;?#20010;银行,我一定拯?#39286;切?#20225;业于血泊之中,一个一个地救。”

有PPP专家表示,在前几年的投资放水期,不少环境上市企业对PPP模式风险?#40092;?#19981;清,尤其是被PFI类的、付费模式不清晰的PPP项目冲昏了“头脑?#20445;?#19968;窝蜂加快投资,这些项目投资大、周期长、融资需求又高,很容易造成财务问题。

雪上加霜的是,此?#20445;?#21448;遇到PPP?#32771;?#31649;、清理出库等多重政策规范,以及金融领域去杠杆、对地方债务规模控制、股市的萎靡不振等多种因素交织到一起叠加形成,造成曾经大水漫灌的融?#26159;?#36947;受挫,企业现金流“告?#34180;薄?/span>

他表示,不能把问题片面归咎于PPP模式,认为都是PPP惹的祸;也不能简单认为宏观大环境不好导致,即便“形势所迫”也能“事在人为?#20445;?#20063;有一些优秀环境企业?#24310;?#32780;出。

今年3月份,碧水源创始人文剑平在?#37038;堋?#21326;夏时报》采访时也曾表示,出现资金链危机的直接原因有两个,一是PPP急刹车,二是金融领域去杠杆,导致市场上的流动性过快紧缩,贷款也越来越?#36873;?/span>

当然也有企业自己的因素。一是对金融市场的理解?#36824;唬?#23545;股?#23567;?#21452;?#34218;!?#30340;属性理解?#36824;唬?#32929;票质押安全“防火墙?#36744;还?#39640;;二是发展步子迈得太快,动不动就要做一千亿、一万亿,把负债搞那么高。

这个曾将喊出过“中华不碧水,吾辈誓不休”口号,在面临企业财务危机?#20445;?#20182;也在?#27492;?#24635;结,这一年来也不断寻找买家,继与川投合作告吹后,又进入中交集团,到目前为止完成股权更替。(如前文所说)

也有企业创始人形象地说,“对于?#37327;?#21019;下的基业,好比自己栽培几十余年的孩子,谁舍得拱手让人,为了摆脱眼前的困局以及公?#22659;?#36828;的发展,与其干等着任它一天天衰落,还不如主动寻?#39029;?#36335;,引入资金实力强的大型国有投资人进入,或许还有发展的生机。”

正如文剑平所说,“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。所以才会寻求机会与国资合作,来改善一下生存的环境,这就是我们引入国资的战略考虑,否则,?#26131;约?#22312;那里扛着,感觉就像茫茫大海上的一叶孤舟,前后左右都是航空母舰。”

?#25226;?#32676;效应”凸显,大势所趋?

现如今,环保行业有越来越多的“航空母舰”加入,尤其是水环境?#21355;?#39046;域,资本刹车后,主要玩家变成了中央及省级平台公司、建筑公司、三?#32771;?#22242;等。

传统水务企业,即便是上市的大型民企,要么很难与其抗衡,要么主动加入它们的阵营。

有的成为设备供应商,维护好甲乙双方或上下游关系;更多的是投入它们的阵营,成为“自己人?#20445;?#20197;获得更多的发展机遇,如上述东方园林、碧水源、三?#32771;?#22242;入股国祯环保等。

有人?#26029;玻?#26377;人忧愁,也有人说是这是无奈之举,?#29615;?#38754;:央企和国企融资能力更强,贷款利率能够下浮,而民企则大多要在基准利率上上浮25%,民企在与国企的竞争中就处于比较被动的地位;另?#29615;?#38754;,由于环保行业?#30446;?#25143;主要是地方政府,市场开放度不高,相较于国企,民营企业政府关系和人脉相对?#20808;酰?#24456;难通过技术、服务赢得市场,发展机会受限。

此时选择一家?#34892;?#21402;资本做后盾的大型国企做背书,共担风险,不仅让有技术之长的民营企业有了用武之地,而且有了国企的背书,市场开拓?#22836;?#23637;空间更?#34892;?#24515;,中交集团入股碧水源便是典型代表。

从最新的三季度财务指标上来看,中交集团与碧水源的合作协同效应正在凸显,营收和净利润双升。?#23637;?#21435;的第三季度业绩显示,碧水源?#36842;?#33829;业收入35.54亿元,同比增长61.94%,?#36842;?#24402;母净利润3.36亿元,同比增长61.66%,?#36842;?#25187;非归母净利润3.54亿元,同比增长79.82%。

朝阳国资接管东方园林也被某些行研认为混合所有?#20973;?#27982;下的一桩联姻佳话,对于东方园林而言,与朝阳国资的强强联合正如虎添翼;而从国资角度而言,入手优质环保资产又何尝不是一个优选呢?

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型民企?#36824;?#36164;?#37038;鄭?#19994;内人士认为,在国家推行混合所有制,整合、融合和聚合的前提下,国资入股民营企业有可能成为大势所趋,尤其是部分民营龙头企业的?#25226;?#32676;”效应一旦凸显,或将?#19978;?#24448;的潮流。

?#36710;?#21313;八届三中全会对混合所有制进行了?#20302;?#38416;述,明确了混合所有制是不同所有制资本的交叉持股和相互融合,掀开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大幕。?#36710;?#21313;九大报告进一步提出“深化国有企业改革,发展混合所有?#20973;?#27982;,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”的重大论述,为混合所有制改革描绘了更加宏伟的蓝图。

事实上,环境民营上市企业寻找大树,想要汲取更多的?#25226;?#20998;”和“肥料”为其遮风避雨,无可厚非,但背靠大树一定好乘?#23396;穡?#25253;上大腿就能吃香的喝辣的?也未必,合作夭折另寻良配的案例也不少,最后的合作效果还是要?#27492;?#26041;磨合后的运营情况,能否真正为公司带来新一轮的发展春天。

任?#38382;?#24773;?#21152;?#20854;两面性,国资入股民企产生的效果,不应一味给予鲜花和掌声,也应区别看待,毕竟每家企业技术实力、研发实力、管理和运营能力不同,企业的基因和性质也不同,二者合作?#22836;?#30340;能量也因公司实?#26159;?#20917;而异。

有人说,今年只是国资与民企深入融?#31995;目?#31471;之年,至于二者“联姻”之后,关?#30340;?#21542;稳固、?#22836;?#22810;大的势能、生态环境?#21355;?#25928;果如何,也只能交给时间和市场去验证了。

?#36824;?#21487;以肯定的是,二者合作的趋势、速度、广度、深度都在加快、加深,二者演绎的故事也在继续上演。

(环保圈)


亚马逊的秘密电子游戏
单机麻将不用流量不用联网 世界杯比分表下载 安徽11选5官方 橄榄球明星 重庆百变王牌投注工具 11选5 皇冠比分直播90皇冠比分直播90 黑龙江体彩61开奖时间 竞彩足球推荐比分论坛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超级河北20选5走势图 山西11选5 河北麻将玩法 上海时时彩游戏规则 河北十一选五和值尾 北京麻将吧